2017/12/28 黑謙筆  
黑謙筆
 
開始,我只是稍感不適。
家人說,那是身心倦怠。
朋友說,許是不吃蔬菜。
老師說,或是好菌不在。
醫生說,可那並無大礙。
我感嘆,這是乳糖不耐。
最終,我忍痛拋棄牛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