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/12/28 三篇短文  
三篇短文
 
劣根 村夫明
我狂奔的能量來自於覺知死亡的必然
那偶然呢 生命的微笑 發自一連串偶然的蒙太奇
而當下是自我的聆聽 回顧過往計畫未來卻似迷思
此身皮囊不得超脫 何來眷戀
夠了吧 得到手的 可悲的未曾屬於自己
自我卻又看不破 汲汲營營 如蚯蚓奮力開墾可見不得光
何時勇敢如夏蟬 哀鳴只為一季

村之寫真集 村夫明
幾年前到京都自助,深深被京都建築吸引,
覺受的不是日本,反而是遙遠的另一個時空裡的中國。

想看見中國靈魂深處,有時也得從日本電影裡尋去,
「村之寫真集」裡有不被現代接受的種種,他們會說:「那是傻子才會做的事!」
傻子才看的見四季與人際之間的美。

作藝的人無法將時間切割,腦袋一旦想到效率問題,時間即刻脫離靈魂,
感受四季的人,沒有想過時間。

另一條線環繞父子。

孝問父:「用走的很沒有效率?」,
父反問:「何謂效率?」
父子,在中國思想裡爭戰千年,師徒、禪宗、老莊,
每一樣都只能常年靠經驗、行動體會,不用說的。
那是一種宣洩、一份無法對他人言說的感知。

呼與吸之間的空隙 村夫明
凌晨一點,身體已逐漸酣睡,腦子裡還不斷打轉著呼與吸之間的事,深怕明日一起身回到洞穴裡,靜靜的望著自己的影子,失去了思考、忘記了自己曾有過靈魂這件事,唯有在察覺呼與吸之間存在著空隙,於是活著!
哪一段是真的?冷不妨遭遇著人,說著言不及義的事,時間嘲笑著我。追逐著金錢,背後一定有些什麼控制著,消費、消費、消費!像極了神隱少女千尋的爸媽,有天,也會變成豬,時間還是落下了我,終究成了死人。
在寂靜、在黑與綠的存在與純粹裡,一動也不動,終於感覺到乘著時間的羽翅同行,流動在永恆裡,呼與吸的空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