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/12/28 我不好意思拒絕--給很難說「不」的朋友  
我不好意思拒絕--給很難說「不」的朋友
 
● 臨床心理師 黃淑珍

  我不好意思拒絕,所以當志明邀我放學後陪他打球,我答應了;其實,我好想在家準備明天要考試的東西,因為昨天放假到外公家祝壽,書都沒讀,而明天就要生物和歷史小考了。

  我不好意思拒絕,所以當怡和要求我下課陪他去找導師,我就陪他去了;其實,我最想利用下課時間好好睡一覺,因為昨晚那隻死蚊子,在我耳邊嗡螉叫,吵得我一個晚上都沒睡好覺。

  我不好意思拒絕,所以當建志邀我週末陪他出來見見他的新網友,我就答應了;其實,我最想這個週末能在家好好休息,同時整理一下我的東西。

  我不好意思拒絕,所以當魯賓邀我們週日去他那兒玩玩麻將,我就答應了;其實我不太喜歡麻將這玩意兒,而且媽媽若知道也會反對的,所以那天出門我還必須向媽媽撒個謊,我的心理蠻衝突的。

  我不好意思拒絕,所以我做了許多我不想做的事,而許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卻都沒能做。我好嘔喔!好挫折喔!好氣我自己喔!我的心情有點煩躁了。

如姨問我--如果我拒絕別人的要求,我會擔心什麼?

我仔細想想:我怕我的拒絕會讓朋友難過,因為他沒辦法完成他要做的事。

我怕我的拒絕會讓朋友傷心,他會以為我討厭他才拒絕他。

我怕我的拒絕會讓朋友生氣,會認為我不夠朋友,以後就不理
我,我會失去這個朋友。

我怕若我拒絕,他們會笑我,笑我是綁在媽媽褲腰上的孩子,還沒長大。

我怕我若拒絕,同學會覺得我不好,他們一直都認為我是個很好的人,我不想打破這個形象。

  如姨似乎可以體諒我的困難,她也認為幫助別人是好事,有時候也有其社交上的需要性;不過對於像我這樣不能拒絕別人的人,她告訴我說我有拒絕的權利與追求幸福的權利,她特別強調「把自己照顧好」的重要性。

  她說──助人要量力而為,要衡量事情的輕重緩急,要衡量自己的身心狀況與身心需要,要先把自己照顧好,站穩了,才有餘力照顧別人。否則,若凡事都不拒絕,長期下來,自己的事沒辦法做好,無法照顧好自己,到頭來自己反倒變成需要別人照顧的人囉。更甚的是,若因自己事情未能做好,而常常心生挫折,心情鬱卒、沮喪,那就更得不償失了。

  如姨說──當我們拒絕一個人的要求時,只表示當時我們沒能幫他忙,他還是可以找別人幫忙,或者他可以想別的方法來解決他的問題,他終究能完成他的事的。

  如姨說──若我們拒絕時,能夠婉轉地告訴對方我們當時的困難和需要,他也不至於認為是因為他本身不好,才被我們拒絕。

  如姨還說──每個人有不同的的想法與喜好,明理的朋友應該能尊重我們跟他的不同,不會太勉強我們的;縱使受我們拒絕,他也應該能夠接受我們的拒絕,並不致於因此就認為我們不好。真正的好朋友應該是能為我們著想的。


  如姨又說──好人未必就是好說話的人。若為了當個好說話的人,勉強自己去做自己內心衝突的事兒,心理經常焦慮不安,付出的代價是很高的。與其當個好說話的人,不如當個「有所為,有所不為」的人。
如姨接著說──何況每個人喜好與價值觀不同,我們無法讓所有周圍的每個人都喜歡我們或者讚同我們,我們頂多能讓某些人喜歡或讚同吧!

  如姨還舉例教導我一些拒絕的說法,譬如說:「怡和,我沒辦法陪你去找老師,我想利用下課時間睡一下,因為昨晚被蚊子吵得沒睡好。」、「對不起,我最近很忙,很多事等著做,實在沒空陪你去、、、、、、」、「對不起,那件事情我不喜歡或我沒興趣,換做別的事,或許我會考慮看看。」

  如姨說──一般人不至於因為被拒絕就認為是由於他自己不好,如果對方真有這種想法,可能他較缺乏自信,若是這樣,或許找個機會跟輔導老師談一談也是好的。

  如姨說──但若一個人一再地被幾乎所有的旁人所拒絕,也許意味著他的想法或喜好很獨特,與眾不同;或者是他在人際方面的技巧與能力不足,若真是如此,那麼最好能提昇這方面的技能,參加一些相關的課程或團體,或者找跟輔導老師幫幫忙。

  我想,如姨說的有道理,幫助別人是好,但是照顧自己也很重要,照顧自己爭取個人的幸福也是一種權利。何況,換個角度想,若我的朋友知道我很累了、很忙了或者心裡很不情願了,還勉強自己去幫忙他或陪他,他會覺得如何呢?他會喜歡這樣嗎?還是他寧可我說「不」,寧可我去照顧好我當時的身心狀況,不要太勉強我自己?

  我想,幫助別人或拒絕別人,都是我的權利,我可以斟酌狀況,斟酌自己的需要再作選擇,選擇要答應還是要拒絕。雖然過去我只會說「好」,但現在我可以試著學習說「不」啊。也許一開始我不知道怎麼說,但我也可以參考前面如姨提到的例子試試看。凡事起頭難,但我相信越練習我會做得越好的。